免费筛查的项目服务内容包括妇科检查、B超检查、阴道镜检查和组织病理学检查等。

中国网10月11日讯(记者 董小迪) 泰勒斯、柏拉图、德里达、海德格尔......当西方先哲走出色彩鲜明的油画、离开线条流畅的雕塑,披上国画的笔墨丹青,他们丰富深邃的精神世界、鲜活睿智的形象却依然能通过毛笔与宣纸再现在人们眼前。

《哲人神彩: 100位世界著名哲学家肖像》一书于近日发布,作者用国画刻画了100位中外著名哲学家。

在近日出版的《哲人神彩: 100位世界著名哲学家肖像》(以下简称《哲人神彩》)一书中,作者通过近15年的探索,将艺术与哲学、图画与书法、黑白与色彩融合,用国画的笔墨气韵刻画了100位中外著名哲学家,并以中英文对照的形式为每一位哲学家撰写了简短的传记。

哲学与艺术间有什么关系?如何用面容、神情等具体的形象表达抽象的思想?如何用国画的笔墨气韵描绘西方先哲?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网记者专访了本书作者,中央编译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薛晓源。

中央编译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薛晓源,在美国加州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演讲。受访者供图

哲学与艺术是浑然天成的

中国网:为什么想创作《哲人神彩》这样一本书?

薛晓源:我钟情于哲学,哲学能使人看淡一切世俗事物,穿透事物的表象把握其本质,研习哲学能让人进入澄明之境。

在北京大学哲学系攻读硕士学位时,我研读过很多哲学著作,作品上的哲学家画像使我萌生了对哲学与艺术之间关系的追问。

后来,我在罗马看到了拉斐尔的巨作《雅典学派》,看到了众多古今哲学家打破时空界限,汇聚在一起,论辩和探索人类的现世处境与未来。震撼之余,我领悟到,哲学与艺术,原本就是浑然天成的,它们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早就融铸在一起了。

那时我刚开始学画,但我立下宏愿,一定要学好绘画,为这些哲学家造像,展现他们的风采和哲学的无穷魅力。

中国网:为什么选取这100位哲学家?

薛晓源:我先后以500多位哲学家为原型,创作过3000多幅作品。但受出版篇幅影响,在综合考虑世界哲学的历史进程、不同流派、重要代表人物,考虑不同的国别和语种,考虑世界哲学发展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以及哲学在全球的融合和相互影响后,我精选出了100幅,集纳成册。

可以说,这100位哲学家展示了世界哲学发展的主要潮流和典型思想。

薛晓源笔下的本雅明(白描稿)。受访者供图

任何艺术都是可以融合的

中国网:书中的人物形象(特别是西方哲学家的)是怎样创作出来的?创作经历了多长时间?

薛晓源:小心准备、大胆起笔。这本书从筹备到出版,经历了近15年的时间,书中人物形象皆有所本,绝非凭空构想。

创作前期,我做了大量准备,一方面强化知识储备,研习中外哲学史著作,加深对哲学史的理解和对哲学家思想的把握,另一方面利用出国访学、研究的机会,遍访书店、博物馆,收集了几千张图片、几百册画册。

在此基础上进行创造性的阐发和解读,用毛笔在宣纸上重新发挥,运用中国绘画中的白描、铺陈、渲染和飞白等手法,创造出了这些哲学家的风貌,通过鲜活睿智的哲人形象展示一个丰富深邃、令人向往的精神世界,让人们从中受到感染和启迪。

中国网:您提到用毛笔在宣纸上重新发挥,您在绘画方面是怎么做到中西结合的?

薛晓源:国画讲究笔墨锤炼、气韵生动,西方绘画讲究形象逼真、色彩还原,艺术风格迥然不同,有人认为二者是两条平行线,很难交融,但在我看来,任何艺术都是可以融合的。

我在创作中吸收了徐悲鸿、蒋兆和、范曾先生的绘画经验,尤其重视西方的素描、透视、色彩等有效表达方法的训练,想在此基础上探究一种笔墨,将中外艺术表达有机融合。

我想,看到我作品的人,会感觉到中西文化在我的绘画中没有矛盾,而是较为理想地融合在一起。读者可以从人物的脸部表情上看到西方的素描、透视,从人物的发丝中体会到笔墨的气韵,从人物的造型、服装里窥见书法的风度。

中国网:您是如何在创作中做到生动形象的?

薛晓源:绘画讲求取其风貌、展其风骨、呈其风神。风貌即形似,外貌造型与所画人物相像,风骨指要展示人的精神气质、精神世界,风神指要展示象外之象、人外之人,展示万物的“原象”。取其风貌容易,但从风貌到风骨、再到风神却是个曲折痛苦的过程。

创作之初,我的很多画乍一看都不错,细品却觉得雷同,没有完全呈现人物的个性特征、精神面貌。

为了做到千人千面,我开始临习书法,“以书入画”,把书法的气势酣畅、沉郁顿挫融入绘画中,使作品有丰富的精神和文化底蕴;开始背诵离骚、楚辞、唐诗宋词,把诗歌典雅的意境融进去,力图展示哲学家们丰富奇特的精神世界,展现精神“精鹜八极,心游万纫”的自由状态。

有了这种过程,才能让每位哲学家相貌各异、特立独行,表现出不同的气质风貌,加之不同的场景、姿态,才能向读者呈现出他们不同的精神世界。

薛晓源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高锐所作画像。受访者供图

想做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

中国网:外国人对您的创作有哪些感触?

薛晓源:很多外国朋友刚刚听说我用国绘画表现西方哲学家时,都表示惊讶,怀疑国画的展示是否能做到生动形象。

2017年7月,我在柏林洪堡大学的研讨会上做演讲时展示了我创作的两幅哲人画像,其实此前我心里颇有顾虑,怕西方人因为文化上的隔膜,无法理解中国画的技法与意境。但没想到演讲和作品引起了很多艺术史专家的兴趣。会后,我还走访了一些深通艺术史的学者,他们也都对作品表示赞扬。

目前,这本书的法文版已经顺利签约,德文版版权正在谈判中,应外国专家的推荐,俄国和意大利的出版社也在筹备版权的引进。

中国网:您希望《哲人神彩》在传播中国文化、促进中西文化交流上发挥哪些作用?

薛晓源:西方人对国画的了解并不深入,《哲人神彩》正是运用中国人的气度展示世界哲学家的风骨,而哲学是人类文化的精华,是人类智慧和文明的象征,也是一个民族和国家攀登科学最高峰的理论思维和智慧表达。

在全球化和“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深入的今天,希望这本书能搭建起艺术与哲学双重合奏的桥梁,让人们理解智慧、理解艺术,也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文化,了解中国文化的开放、大度,为中外文化的交流沟通尽绵薄之力。